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这里有本书 ->历史·穿越 ->东晋北府一丘八简介
听书 - 东晋北府一丘八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二千二百四十四章 赦免宿敌平人心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向靖笑道:“这话说得还真象呢,看起来,我们刚刚占据建康,兵力不足,又得罪了沈家,吴地几乎没有北府军兄弟,也难怪姚系祖会信啊,不过,他应该不会一个人来赴宴吧。好歹手下也有上千人马。”

    沈云子点头道:“姚家在当地经营多年,那家宅大院早就依锡山而建,修得如同坞堡一般,要强攻很难,所以,朱龄石才定下这个引蛇出洞之计,姚系祖带了五百多人前来赴宴,结果在宴会之上,龄石兄弟摔杯为号,代表沈家前去的田子和林子直接发难,而这五百多人里,有一百多我们的人,联合县城中的部队,将其余的姚家人马,击杀大半,余者皆降。”

    向靖猛地一拍手:“高啊,可是,那姚家坞堡呢?”

    刘敬宣笑道:“只怕朱家兄弟在设宴袭杀姚系祖的时候,云子兄弟和他大哥,已经带着沈家的部曲,奇袭姚家堡了吧,堡中还有我们的人作为内应,姚系祖不在,想要破之,如探囊取物。如此,姚家这个武康一霸,盘踞当地几十年的家族,就给彻底铲除,寄奴,是这样的吗?”

    刘裕摸着自己的虬髯,笑道:“不错,就是这样,龄石还真的是没少跟我学兵法,正面相持的同时派了奇兵去抄姚家的老家,本来他还准备万一攻堡不利,拿着姚系祖的首级去劝降呢,结果,好像是姚家坞堡投降的更快,姚系祖本来还带着手下在顽抗,看到姚家坞堡火起,结果身边的两个部下直接杀了他请降呢。”

    举帐众将,全都哈哈大笑起来,刘裕满意地看着面带得色的沈云子,说道:“云子,这回能顺利地平定贼酋姚系祖,朱家兄弟是首功,你们沈家诸子也是居功至伟,事后我一定会奏明情况,上报朝廷,为你们请功的。”

    沈云子正色道:“大帅,我们兄弟不要别的功劳,只请能允许我们现在就回到军中,西征桓玄,将这个大反贼彻底消灭。此贼这两年把我们吴地给害惨了,所有人都恨不得能将之碎尸万段。对了,朱家兄弟也托我向大帅请命西征,他们还有些家眷朋友在荆州,现在他们归顺朝廷的消息已经传开,不尽早消灭桓玄的话,恐怕还会有家人朋友遭其毒手。”

    刘裕笑着摇了摇头:“几个月前京口起兵之初,我的这两个好徒儿还念及跟桓氏的旧情,不愿意与之直接相杀,请命在后军看守辎重呢,现在看来也终于醒悟了过来,不彻底打垮桓楚势力,家人性命都成问题啊。希望那些现在归顺我们的楚军将士也能早早明白这个道理,桓玄这个人心狠手辣,连结义兄弟都能冷血屠杀,更不用说对普通的军士了。各位,我们只有早点打垮桓玄,才能解救包括荆州将士在内的所有大晋子民。”

    帐内众人全都收起笑容,行礼称诺。刘裕看着沈云子,说道:“不过,云子,现在你们还不能离开吴地,离开武康,也请你回去早点转告朱家兄弟,现在的吴地,朝廷无力派出大军去镇守,要靠你们的部曲私兵,还有当地有力家族带头来维持秩序了。”

    沈云子的眼中闪过一丝失望:“可是…………”

    刘裕摆了摆手:“我知道,你们想要建功立业,但是现在呆在吴地,维持吴地的稳定,剿灭那些不服王化的家族,和西征桓玄是同样重要的。就好比武康,你们消灭了姚系祖一族,但他手下的几百名来历不明,心狠手辣的部众,却是留了下来,这些人不能杀,也不能放,需要你们时刻盯着,只有天下太平,大局稳定后,才能讨论是把他们编户齐民,发给土地,还是干脆征发入军,立功赎罪。不过在此之前,这些人还得留在当地,如果朱氏兄弟能感化他们,或者是你们沈家可以把他们收归合法的庄客,那自然最好,如果不能,那起码也要加强监管,有作乱的可以杀,但不得任意诛戮,因为现在这种流落在外的散兵盗匪很多,杀一人而绝百人归顺之路,是万万不可的。”

    沈云子认真地点了点头,大声道:“得令,大帅,我这就回去,把您的命令传达给朱氏兄弟和家中兄弟。你放心,有姚系祖的事情,吴地各处的土豪再也不敢公然和朝廷为敌了。”

    刘裕的眼中冷芒一闪:“把姚系祖和他几个死党的首级传示江东八郡,告诉所有人,与朝廷为敌,抗拒王化,死路一条。今年朝廷在吴地免征税赋,但要是有人胆敢象以前一样隐户藏丁,聚众作乱的,那这就是下场。还有,所有流落吴地的散兵游勇,要在两个月内向所在官府出首,按现在的法令,不问其来源过往,只要报上姓名,编户齐民,就会分给田地,除桓氏一族外的楚军将士,朝廷现在都下令赦免,只要不继续与朝廷为敌,那就是我大晋子民,会多加优抚的。”

    沈云子笑道:“有这个法令,也不会再有盗贼敢与朝廷,与大帅作对了。他们本就是在战场上领会到了大帅的厉害,之所以不敢归顺,无非是怕报复罢了,您给他们一条生路,自然会感激不尽啊。”

    向靖不满地勾了勾嘴角:“可是有这些人不少手上有咱们兄弟的血债啊,难道就这么算了?”

    刘裕正色道:“身为军人,听令行事,这是本份。他们在桓楚当兵时,听上级的命令,努力作战,也无可厚非,如果不给一条活路,逼他们对抗到底,势必会让他们到处打家劫舍,逼更多的吴地百姓加入,就象以前天师道之乱那样,起事的时候妖贼不过数千,打了几年下来,祸及三吴,几十万人相随,这样的悲剧,不能再重演了,铁牛,现在我们是要平定天下,不可只纠结于恩怨啊。”

    向靖的眉头舒展了开来,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还是寄奴哥说得对,我这脑子太笨,转不过弯来。”

    刘裕看着沈云子,摆了摆手:“去吧,把我的命令就这样转达,正式的公文,三日内会传檄各地。”

    沈云子行礼而退,刘裕的目光落到了刘敬宣的身上:“阿寿,现在你可应该明白,为何这次要以你为主帅,带领援军出发了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