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这里有本书 ->武侠·仙侠 ->剑徒之路简介
听书 - 剑徒之路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1543章 逐渐【中秋加更】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ps:中秋佳节,祝书友们阖家团圆,万事如意!

    替换灵魂,是一件非常高深玄奥的学问,如果细分其类,其分支手段无数,是一种非常讲究精细控制,又非常不人道的修行方向,无论在任何一方宇宙,这样的修炼方向都是很为世人忌讳的,所以,大部分都是偷偷摸摸的行为。

    夺舍也是灵魂变化的一种方式,只不过是一种比较残忍的方式,它以吞噬宿体灵魂并最终鸟占雀巢的方式来实现灵魂置换,因为原主的灵魂无处可去,所以垂死挣扎中,反抗异常激烈,因为占据主场之利,和原宿体之间关系紧密,能得到整个身体的支持,这就让夺舍变成一种非常危险的尝试,尤其是对主动者而言。

    夺舍,也是杀人!

    灵魂替换就不同,它是改变灵魂寄存方式中一种比较温和的方式,并不以杀死对方为目的,而是以移魂换位为宗旨,你占了我的身体,而我则占了你的身体,大家都活着,只不过活着比较陌生……

    但是,灵魂替换从技术形态上来说,难度是要远远高于夺舍的,因为它不是野蛮的霸占,而是好说好商量的换舍:在这里住的厌倦了?不如咱们换换?你住我那独山居?我住你那海景房?

    当然,总有主动的,也总有被动的,修士一生的修行都在这间或茅屋或宫殿的身体中,谁没事会去换它?

    交换,意味着对身体的重新认识,感知,需要漫长的时间去接受,去适应,去改变,其中不协调的冲突无数;比如,这个身体的习惯是小便后施个净水术清洁,而新进来的灵魂的习惯却是抖几抖了事,这就很矛盾,需要互相适应,彼此妥协,比如,清洁完了再抖几抖?

    这样的过程,必然伴随实力的下降,不仅只是修为境界上的问题,更是手眼心身体互相之间的协调问题,就像是想施展个法术,神魂传下了命令,丹田却反应迟缓,嘴里咒语绊蒜,手上结印生疏,都需要时间。

    除非特殊原因,没人会愿意进行灵魂深层次替换;除非极少数专修此道的修士,也不能完全掌握其中的关窍和分寸,强如李绩,就对此术是一窍不通,轩辕也没人在这方面有所建树,甚至在青空界,也没有门派擅长此道。

    对一些诸如三清之类的道学大派来说,这就是门邪术,如果见到,抹杀的决心比轩辕更坚定。

    替换灵魂最好的阶段在金丹,或者元婴,再低,筑基修士不具备施展此术的基础能力,再高,真君级别的修士又怎么可能轻易的被人把灵魂占掉?真如此,千年修行岂不是修到了狗身上?

    一名修士,在替换灵魂时如果本体拒绝,这其中的过程将会非常艰难,几乎可以毗美夺舍的难度,主动者需要高于被动者数倍的神魂强度才有可能进行下去,还不保证成功。

    这样苛刻的条件,让替换灵魂这种事在修真界极少听闻,正常情况下,一名神魂强度强于对方数倍的修士会心甘情愿的屈就更低的层次?把海景房换成小茅屋?

    正是因为在神魂操作中有这样那样的艰难,而且还有不可控的成功概率,李绩才很奇怪这个照夜是怎么做到的这一切?他已经成功换过两次神魂,这么复杂精细的操作对这人来说倒像是换两次衣服那样简单?

    现在,当他感觉到了遥远处传来的神秘的灵魂扰动波传时,最起码他有了一个模糊的概念,这个照夜很可能是借助这个神魂扰动的源头来达到自身的秘密,并不是纯粹凭借自己的力量。

    那么,守在那处源头附近,能不能就近监视此人的再次作恶?如何能让这个强大的已经临近衰境的阳神不会注意到自己?如何在天河中停留很长时间?

    这些问题很麻烦,想的他头疼,头疼的他对眼前的战斗开始不耐烦起来。

    无休止的战斗,各种属性的灵机碰撞,道境变幻,对他分析那股微弱的灵魂扰动产生了极大的障碍……

    宗琛和凌天阳神正舍身相斗中,他们功力相若,但在斗战经验上无疑凌天阳神更胜一筹,门派出身和商人出身毕竟有所不同,但宗琛也不是没有自己的特点,他的特点就是道器多且精,不在乎消耗,其实这也是整个宗氏的共同特点。

    但器物终有尽时,前期消耗还能跟的上,这越往后拖,囊戒越瘪,时间一长,宗氏就很难支撑的住,凌天修士经验丰富,也看出了这一点,所以一直到了现在都未发力,场中偶有死伤,皆在控制范围之内,这场战斗打了数刻,才仅有两个元婴死亡,数名受伤,看在李绩这样的杀胚眼中,真是和过家家没什么区别。

    当此时,凌天阳神气通身,布了个小茧界把两人都拢在其中,出小神通天凌之术在小结界内纵横割裂,比之寻常的大小割裂术更威势几分;

    宗琛则不紧不忙,三只道器在身旁支起,一只吸灵破界,一只成壁防身,一只游移穿刺,各有分工,丝毫不乱,心神不惊,他们对彼此之间的手段很是熟悉,斗到现在是谁也没能斩杀对方一次,可谓是小心翼翼的很了,

    凌天阳神搬施压,宗琛稳守反击,正彼此相持,互不相让之时,突闻小茧界咔嚓一声响,顿时破碎开来,炸出一团浓烈的灵机风暴,

    风暴中心处,一个熟悉的身影粗暴的把凌天阳神一斩两片,并同时一指宗琛,宗琛先是大喜,续而大惊,转而抽身欲跑,却被头顶一颗闷雷炸成一股青烟……

    喜的是这凶人把对手斩了,跑则是看这凶人看自己的眼神也十分不对,可惜,反应过来的有些晚。

    两名阳神在相距不远处依次重生,虽然相隔甚近,却完全没有再斗的心情,因为他们满腔热情的斗志,却被人如杀鸡一般的扑灭,没有什么,比这更让人尴尬的了,自己以为的神功妙术,在人眼中却如江湖把戏一般。

    一个声音淡淡传来,“散了吧,一场不见红的战斗,就像不见红的婚夜,十分的无趣,

    老子被你们搞的头疼,需要休息!”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