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这里有本书 ->历史·穿越 ->刘备的日常简介
听书 - 刘备的日常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1.104 我与争锋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自领兖州牧,曹氏宗亲,纷纷来投。后朝廷东迁,群雄决裂,受困于兵力,捉襟见肘,曹操随命诸兄弟,四募雄兵。

    此行,曹仁、曹纯,招募淮泗健勇五千。曹操大喜,设宴为二人接风洗尘。

    “子廉,何在?”席间,曹仁落杯相问。

    曹洪,字子廉,曹操从弟。

    “募兵未归。”曹操答曰。

    庐江太守陈温乃曹洪好友,曹洪领家兵千人,并陈温一同招募士兵,募得庐江上甲二千,又东至丹杨,募得数千丹阳劲卒。稍后与曹操龙亢会师。

    “甄都诸路断绝,武库不能为我所用。”程立言道:“万余将士,无兵甲可用,如之奈何。”

    “无妨。”曹操已有定计:“不日当有‘吴房兵甲’入营。”

    “吴房县西北百里棠谿亭,有棠谿、冶炉、合伯三城。自南阳大水,帝乡尽毁。关东兵甲皆出于此。”程立慨叹:“吴房君华妁,乃蓟国华国老长女,闻九九重阳,嫁入蓟王家。”

    言下之意。吴房兵甲,亦是蓟王家业。

    “玄德,天生为王。我辈,拍马不及也。”曹操与有荣焉。

    “蓟王七海雄心,世人皆知。又恪守臣节,不言废立之事。”程立欲言又止。

    曹操已心领神会。

    三分天下,河北归一。待天时地利并人和。蓟王挥师南下,何愁九州不定。

    我若挟天子,以令诸侯。可与之争锋否?

    云梦大泽。

    三足踆乌船宫,蓟王寝宫。

    日上三竿,余音绕梁。自蓟王泛舟至此,神女相会。便夜夜笙歌,通宵达旦。

    前九日宫门紧闭。稍后女仙继续,宫妃并入。

    **巫山,已过月余。

    “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

    横舟漫渡,浮游云梦。个中滋味,不足为外人道哉。

    梅雨渐息,万里晴空。

    再无**潮生。神女抵死缠绵,不辞而别。玄女重回九天,蓟王六神归位。

    五彩斑斓,绚烂多姿。

    目光所及,充耳所闻。由内而外,焕然新生。

    自船宫爵室,眺望巫山神峰。触不可及,心意相通。

    蓟王心意,神女当知。

    “夫君?”安贵人,闭月绝艳,柔声轻唤。

    “扬帆。”蓟王风流亦洒脱。

    “喏。”

    待雏鸦号,自神女峰下归巢。三足踆乌遂顺下益阳港。

    益阳港,坐拥沅水、资水、湘水,三水相连,位置绝佳。乃治粟都尉治所。一别经年,待蓟王重临,此港早已今非昔比。

    凡蓟国营城,必大利机关。沿港口大堤,“非”字泊位,坚木包铁,机关塔吊,两两相对,一字排开。内外商船,如林帆樯,列队通行,进出有度。

    规模虽略逊于南港,更不比泉州。然于荆南而言,足可称雄。

    治粟都尉朱治,恭迎蓟王船宫入港。

    朱治麾下,文武兼备。颇多能臣干吏。自并入。辅汉大将军幕府。与水衡都尉,并驾齐驱。都府机构,亦水涨船高。

    治粟都尉,乃前汉“騪(sou)粟都尉”、“治粟内史”,并“治粟都尉”,三权合一。

    前汉騪粟都尉,主军屯农技,亦可领兵。

    汉初,大司农承秦制,名“治粟内史”,景帝时更名大农令。汉武帝太初元年(前104年)始称大司农。

    主征收田租、刍稿税、算赋、赀赋、更赋、过更、算缗等赋税;还掌盐、铁、酒专卖;从事“均输”、“平准”,及漕运、调拨;兼负官俸、军资筹措等。

    前汉治粟都尉,主军资筹措,助大司农广辟财源,诸如此类。

    蓟王将前汉所置,三府归一。剔除与太仓、武库、少府、将作寺等,职能重叠。

    于益阳港治粟都尉府,下设佐官:

    治粟中丞,主钱谷雇佣营建。

    治粟丞,掌属国、番国均输盐铁。

    大仓令,主收贮米粟,供应官吏钱谷,并掌量制。

    于番属国之国都、港津,设仓长、农监、都水等属吏:

    仓长,掌藏官府米粟,及运输;农监长,督官田耕作;都水长,主番属国河渠修治,平水灌溉,收取渔税;均输官,又称均输长或均长,掌调均报度,输漕委输;各郡国还设均输监,监督均输事宜;

    若有井盐,则置盐官,又称盐官长,主盐政;凡产铜铁,则置铁官,又名采铁或铸长,主铁政;

    田官,又名稻田使者,掌公田租赁并收取假税。

    窥一斑,而知全豹。

    治粟都尉府,于内外大循环水路沿岸,南蛮属国、徼外番国,权重极大。

    正因权重,故蓟王,令幕府中丞贾诩直辖。并未归于岭南都护府之下。

    民以食为天。

    以治粟向化蛮夷之地,举重若轻,兵不血刃。蓟王可谓用心良苦。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教你丰衣足食,安居乐业之人。如何不顶礼膜拜,感激涕零。

    于是乎,“铸剑习以为农器,放牛马于原薮,室家无离旷之思,千岁无战斗之患”。

    从此铸剑为犁,永不再反。

    毕竟孤悬在外。远离蓟国本土。为防官吏日久而疏,离心离德。王驾南巡,乃是必须。

    诚然,举家迁居蓟国,亦是大势所趋。

    孤身来投,不带家小。其必有诈。三族齐聚,足可担保。

    蓟王于船宫,大宴群臣。汉室宗王,名动天下。先前只闻其王名,不见王面。今日,得见天颜,三生有幸。

    便有治粟中丞吕范,字子衡。汝南细阳人,少为县吏,有容观姿貌。邑人刘氏,家富女美,范求之。女母嫌,欲勿与,刘氏曰:“观吕子衡宁当久贫者邪?”遂与之婚。

    捧杯离席,敬酒王前。

    蓟王遂满饮此杯。

    不等吕范回席,蓟王又举杯回敬:“子衡,尚能饮否?”

    “臣,已不胜酒力。”吕范如实作答。

    “何人可助饮。”蓟王笑问。

    “臣愿助饮此杯。”正是治粟左司马张虎。

    “且满饮此杯。”蓟王举杯,群臣共饮。

    张虎意气风发,正欲归位。不料蓟王二举杯:“司马,尚能饮否?”

    “臣,恐不济也。”张虎汗颜。

    “何人可助饮。”蓟王又问。

    “臣愿助饮此杯。”乃是治粟右司马右陈生。

    “再满饮此杯。”蓟王举杯,群臣同饮。

    张虎红光满面,不及起身。蓟王三举杯:“司马,尚能饮否?”

    “臣,亦不济也。”张虎惭愧。

    “何人可助饮。”蓟王三问。

    “臣,愿助饮此杯。”见无人应答,治粟都尉朱治,挺身而出。

    “再满饮此杯。”蓟王举杯,群臣相陪。

    琼浆翠玉,三杯入腹。众臣皆醉。唯王独醒。

    “与王三杯”,遂成典故。意指,君臣同乐,足济平生。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