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这里有本书 ->历史·穿越 ->明天下简介
听书 - 明天下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一一零章大海真的很危险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第一一零章大海真的很危险

    自从韩秀芬将克里斯蒂亚诺男爵丢进火山口后,西班牙的安东尼奥男爵连同他的舰队也消失了。

    韩秀芬当然知道克里斯蒂亚诺男爵去了哪里。

    可是,安东尼奥男爵的下落她就真的不清楚了。

    由一艘二级舰,两艘三级舰,四艘大帆船组成的西班牙东方舰队,居然消失的无影无踪,这是无论如何都不合理的。

    要知道,韩秀芬弄死了克里斯蒂亚诺男爵,可是,人家葡萄牙舰队至少还有三艘船跟着英国巴蒙斯男爵的舰队混生活。

    而西班牙舰队则彻底的消失了,像是从世间蒸发了一般。

    两个月后,一些探险者从海岛上发现了一些舰船破碎的残片,其中有一片木头上写着——玛丽蝴蝶号,这是一艘二级战舰的名字,是可怜的安东尼奥男爵的座舰。

    连这艘船都变成了碎片,安东尼奥男爵的下场可想而知。

    别看少了两支舰队,可是,留在这片海域的战舰却在不断地增多。

    尤其是奥斯曼帝国的高桅战舰出现在马六甲外边之后,韩秀芬与巴蒙斯就成了关系很好的朋友。

    有时候,韩秀芬会邀请巴蒙斯男爵来天堂岛做客,巴蒙斯男爵有时候也会邀请韩秀芬去他的驻地国王岛上做客。

    很快的,两支舰队就达成了一些秘密合约。

    两人一致认为,失踪的克里斯蒂亚诺男爵,与失踪的安东尼奥男爵一定与奥斯曼的易卜拉欣总督有关。

    因此,易卜拉欣总督就成了两人共同的敌人。

    这样做其实是不需要证据的,只要易卜拉欣对他们两人不友好,那么,他就是敌人。

    英国人很希望韩秀芬能理解他们在印度做的一些事情。

    同样的韩秀芬也希望英国人能理解她封锁马六甲海峡的举动。

    就目前商谈的状况来看,大家都很满意。

    因此,韩秀芬就在马六甲海峡最狭窄的位置上开始修建炮台,并且在马六甲河口砍伐树木,平整土地,准备在这里修建一座城市。

    毕竟,天堂岛对她来说太小了。

    易卜拉欣的战舰不敢进入马六甲,却经常在印度洋以及阿拉伯海上与英国舰队起摩擦。

    韩秀芬对这些事情是不理睬的。

    易卜拉欣之所以会来印度洋完全是因为,这两年英国人,荷兰人,葡萄牙人,西班牙人都从阿拉伯海向东,且贸易频繁,听说都发了大财,所以,他们也想来看看。

    阿拉伯海,红海那些地方太远,不是韩秀芬目前的实力所能染指的,所以,她的主要对手便是荷兰人,而易卜拉欣就要交给英国人去对付了。

    毕竟,如果易卜拉欣控住了阿拉伯海的话,经过马六甲海峡经商的船只就会减少,对她发展马六甲没有多少好处。

    雷奥妮捧着一罐清水,如同一位女神一般从瀑布下走出来,水流弄湿了她的亚麻长袍,将她美妙的身段表露无遗。

    韩秀芬坐在一张桌子旁边,手里捏着一卷书却无心观看,目光落在湛蓝的海洋上,此时,正是清晨,海滩上的海鸥聒噪的厉害。

    雷奥妮搬来了清水,开始煮水烹茶。

    自从去了一遭蓝田县,这个女人就有了很大的变化,她相信自己看到了天上的城市,看到了神灵才能居住的地方。

    而玉山书院在她眼中,就是一座智慧的殿堂。

    至于云昭,依旧是一个外表英俊,表情和蔼,内心邪恶的魔王。

    在她离开玉山的时候,魔王的大军正在四面出击,黑色的钢铁洪流将会淹没那片美丽的土地,那片土地上的所有人,将会成为那个魔王的奴隶。

    韩秀芬是魔王麾下最能征善战的骑士,雷奥妮很荣幸能成为这位骑士麾下的头号战将。

    至于张明亮,刘传礼两个人,还没有被雷奥妮看在眼中。

    不过,在她们出海的时候,见过魔王麾下的另外一个海上骑士,那个叫做施琅的家伙,身上有着与韩秀芬同样的气质,有时候,雷奥妮甚至会幻想,他们两个要是打起来该是一副怎样的场面。

    张明亮,刘传礼二人倒是对韩老大有着绝对的信心,在他们看来,施琅是第二舰队的指挥官,而自己的老大是第一舰队指挥官这就很说明问题了。

    而且,雷奥妮还知道,韩老大是最早一批委员会委员,而施琅不过是刚刚才有了这一荣誉。

    水开了,雷奥妮熟练地泡好了茶,给韩老大倒了一小杯推了过去。

    韩秀芬探手抓过小小的茶碗,嗅嗅茶香,就一口喝干了茶水。

    “放出去探索海岛的船回来了吗?”

    听韩老大在问话,雷奥妮连忙放下手里的茶碗道:“他们是五月季风起来的时候出去的,能不能回来很难说,不过呢,季风已经结束了,活着的也该回来了。”

    韩秀芬站起身伸一个懒腰道:“如果有回来的,第一时间告诉我。”

    说完就回房间了。

    每年,蓝田第一舰队损失人手最多的就是探索海洋。

    每年,季风起来之后,韩秀芬都要派出至少十五艘探险船只驶进茫茫大海,与此时狂暴的大海斗争着去寻找那些蕴藏着无数宝藏的海岛。

    之所以会选择季风期间出海,完全是因为只有在季风期间,帆船才有足够的动力进入未知区。

    只有借着强劲的季风,他们才能用最短的时间行驶更多的海路,才会有新奇的发现,并且留足回来的水跟食物。

    为此,韩秀芬开出的赏格很高,所以,也从来不缺少卖命的人。

    去探索大海的人大多数是在南洋已经生活很久的汉人,以及一些黑人水手,甚至会有不少的欧洲探险家,以及阿拉伯海盗也愿意领取这样的任务。

    南洋本地土著们则很少参与,他们宁愿在皮鞭的威胁下干最苦的工作,也不肯冒一次险去海上追逐财富。

    关中官员爱惜百姓生命的习惯在这里是不存在的。

    所以,每次在季风季节出去搜寻海岛的探险家们回来的十不存一。

    死掉的必然是死掉了,而活着回来的基本上都有一些伟大的发现,不论大小,在天堂岛都能领取到符合他们期望的赏赐。

    韩秀芬的房间里有一张很大的地图,这张地图的很多地方依旧是一片空白,每减少一点空白,就表示这些地方已经走进了人类的视线。

    巴蒙斯男爵将韩秀芬的慷慨行为称之为人类之光,认为这是文明人对世界的贡献,应当载入史册,他还专门给他们的斯图亚特王朝写了一封热情洋溢的信,介绍了大明这个新近发现的远东大国。

    他在信中说了一些什么,韩秀芬无从知晓,不过,不论他说了什么,这都是好事。

    作为回报,韩秀芬也向云昭禀报了她与巴蒙斯男爵的政治交往过程,并告诉云昭,英国人,葡萄牙人,西班牙人正在谋划占领印度,她殷切的希望蓝田皇廷也能插一手,至少从目前的状况来看,印度很大,完全容纳的下大明,英国,葡萄牙,以及西班牙,荷兰人。

    如果不能,大家会在经历一场残酷的海战之后确定这一点。

    她对此很有信心。

    压迫荷兰人在南海以及中国海周边的活动能力,是韩秀芬孜孜以求的目标,而今明两年是一个关键的时候。

    从巴蒙斯男爵口中韩秀芬知晓,荷兰——也就是尼德兰的经济发展已达到较高水平。

    以荷兰和泽兰两省为首的北部地区工商业十分发达,一些大城市如阿姆斯特丹、米德尔堡、弗利辛恩等地都已出现了较大规模的集中的手工工场,毛麻纺织、捕鱼和造船业均享有盛名。

    阿姆斯特丹还是欧洲的重要商港,拥有庞大的商船队,与国外的贸易往来极为频繁。

    自从三十三年前,荷兰人从西班牙腓力三世手中夺回了一定的自治权,不过,这个自治权是极为不稳固的,这是荷兰人心中最大的忧患。

    自从腓力三世折腾光了强大的西班牙的家底,这些尼德兰野心勃勃的商人们开始向腓力四世寻求荷兰的彻底独立的道路。

    因此,远东不是尼德兰人重点关注的对象,绝大多数的荷兰东印度公司的董事们认为,如何让荷兰彻底脱离西班牙的羁縻,才是当前的头等大事。

    巴蒙斯男爵之所以会把这些事通过闲聊的方式说出来,是在毫无底线的告诉韩秀芬,此时的荷兰人是可以图谋的。

    韩秀芬深以为然,引巴蒙斯男爵为知己。

    他们甚至建立了情报互换的机制,并且有限度的达成了军事上守望相助的合约。

    总之,现在的马六甲正是蓝天舰队大展宏图的好时候。

    女仆塞维尔抱着一个装满了脏衣服的篮子从窗前经过,从她带戒指的位置来看,这个鬼女人又怀孕了。

    如果韩秀芬没有猜错的话,这个女人肚子里的孩子,不是张明亮的,就一定是刘传礼的。

    自从有了上一个孩子获取了丰厚赏赐的塞维尔,对别的男人就不怎么看得起了。

    韩秀芬叹息一声对守在一边充当书记官的雷奥妮道:“那两个家伙给我叫过来。”

    雷奥妮瞅瞅韩秀芬,再看看远去的塞维尔就求情道:“这是他们之间的私事,张刘两位看起来很高兴,而塞维尔也很幸福,这是很好的爱情,您一定要拆散他们吗?”

    韩秀芬瞪着雷奥妮道:“我们要讨论一下如何将你父亲从爪哇岛上赶走,大明国内如今对糖的需求很高,我们要用爪哇岛种甘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