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这里有本书 ->历史·穿越 ->密战无痕简介
听书 - 密战无痕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787章:建议!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三水君,请看,这就是我们这大半年来监听到的有关queen发出和接受的电文,目前破译进展不大。”

    “这么多,得有上百份吧?”

    “差不多,每一份我们都做了记录,发报的时间,长短,还有频率,以及发报的手法。”平田秀一解释道。

    “是吗?”陈淼随手翻看了几张,有些诧异的道。

    “他们发电报报务员也是经常换,过去主要是两个人,其中一个发报次数比较多,大概占了百分七十八,其发报手法是特别快,但在发数字4的时候,按键会特别加重一下,可能是对这个数字特别的在意,后面一个发报手虽然也很熟练,但中间有停顿,很明显他并不是一个经常干这个工作的人,而最近,他们似乎又换了一个发报员,手法感觉很老练……”

    陈淼当然清楚,小七的发表的手速是非常快的,不然也不能控制发报的时间,不让特高课监听部门追踪位置了。

    他偶尔也会练一练手,以免这方面的技术生疏了,一些不太长,无关紧要的电文,他也会发一下。

    至于抄收电文,那就无所谓了,谁都一样,一般情况都是小七抄收的。

    而现在,郑嘉元需要伪装成“queen”,那这个联络呼号和频率自然交给他去用了,他跟重庆本部的联络启用了另外一套密码。

    中美特种技术研究所弄出来的。

    而且,陈淼还更换了美式电台,当然也是郑嘉元带来的,他把他使用的电台给了郑嘉元。

    这样,也是为了保证伪装的天衣无缝。

    郑嘉元现在使用了他的联络频率,密码和呼号,甚至连发报机,这也是他们计划中的一环。

    当初,他把陈明初栽赃成king,queen顺势就把他推了出去,出了事儿,他自然就顺理成章的顶缸了。

    而现在,郑嘉元是自己故意这么做的,目的就是想要引池内樱子出来干掉她,同时也可帮陈淼隐藏的更深。

    一举两得。

    从平田秀一截获的电文来看,他们除了察觉到报务员换了之外,并没有其他特别的发现。

    “我不太懂破译,平田君,这方面,你就别问我了。”陈淼笑笑道,“我们看一下你们侦测道的这些地下秘密电台的位置吗?”

    “当然,这边请。”平田秀一点了点头,领着陈淼来到一个类似于会议室的地方。

    中间一块很大桌子上。

    一个巨大的租界沙盘出现在陈淼的眼前。

    平田秀一居然在自己眼鼻子底下弄出这么大一个租界沙盘来,这倒是让他感到有些惊讶。

    他们的保密措施做的相当好。

    “这些红色小旗子插的地方,就是我们侦测到queen秘密电台发表的地方,这只是一个大概的范围。”平田秀一手一指上面插着小红旗的位置说道。

    “这好像遍布整个租界?”

    “是的,但是我们还是能够看的出来,他在这片区域发报的次数比在这片区域要少的多,因此,我们侦测的重点区域在西边。”平田秀一指着上面沪西和法租界西部的贝当区说道。

    “有结果吗?”

    “目前来看,还没有,我们只能通过技术手段确定位置,但对方如果是流动发报的话,那就很难抓到他了。”平田秀一道。

    “流动发报,那怎么抓人?”

    “是呀,如果他们有两部电台,一部发报,一部抄收,并且两部分开进行的话,那发报的这部电台流动性非常大,除非我们先一步掌握它的动向,并派出大量人手进行围追堵截,否则,想要抓住这部电台真的非常困难。”平田秀一道,“还有就是破译了他们的电文,那样就容易多了。”

    “那这根本就是无解呀,平田君,你找我也没有更好的办法?”陈淼摇了摇头。

    “我们曾经搞到一部密码本,希望以此作为参考,破译他们的密码,结果我们耗费了大量的人力和物力,最终都没有什么成效。”

    “是不是从刘国兴身上缴获的那一本?”

    “是的,经过我们反复测试,那不过是为了欺骗我们而临时编造出来的,根本没有参考作用,还浪费了我们诸多的时间。”平田秀一咬牙切齿道,“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可恶。”

    “是呀,这个queen太狡猾了,他总是把所有的能想到的都想到我们前面去了,一点儿都不给我们机会。”陈淼感慨一声。

    “是的,三水君,你觉得,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这个……”

    “三水君但讲无妨。”平田秀一深深一鞠躬道。

    “你们有没有试过概率法?”

    “可是我们的样本数不足……”

    “不,我说的是,根据其他破译的军统通讯电文,根据其中出现的字的频率来套用截获的电文,尝试寻找规律。”

    “可如果他们使用的并不是正常的编码呢?”平田秀一道。

    “如果他们不是用的正常的编码的话,那就没有破译的必要了,除非知道密码本,否则根本破译不了。”陈淼道,“他们收发报的规律找到了吗?”

    “queen向重庆发报的时间通常都是在夜间,白天很少,而重庆方面很少主动联络,一般回电在queen发报的半小时内,一般情况下,都是一发一回,极少出现连续收发的现象,发表时间严格控制在五分钟之类,重庆那边回电就没有时间限制了,长短都有……”

    “小林君曾经秘密的在沪西监听过queen的通讯联络,只可惜他还没找到电台确切位置,就已经被发现,一组人连带设备都落入军统之手,至今都还未能将凶手抓获归案,自那后,他们就该为流动发报了,十分难以追踪。”

    “我想小林君应该是快要找到它的所在地,所以才会被痛下杀手,而他们带走了全部设备和资料,目的也就是不想让我们知道他们曾经的位置。”陈淼道,“我觉得如果他们采用这种流动发报的方式的话,肯定需要一辆改装过的汽车或者卡车,车载电瓶可以为发报机提供电源以及车内的照明。”

    “对呀,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呢!”平田秀一惊喜道,“三水君,难怪樱子小姐说,你是个非常有智慧的人。”

    “樱子小姐过奖了,我只是提一个建议,至于怎么做平田君自己拿主意。”陈淼嘿嘿一笑。

    “多谢了,我这就布置去。”

    ……

    “你还真给他出了这个主意?”小七听了陈淼的描述之后,有些惊讶的道。

    “反正这也是我备用的方案之一,早就想好了应对措施了。”陈淼道,“老郑那边什么情况,你有没有把消息传递给他?”

    “按照你的设想,他让副官暂时没有动那个苏青,反而给了她一个任务。”小七道。

    “扮作舞女,接近儿玉誉伊夫?”

    “是的,这批从波斯运来上海的烟土,是他这一次来上海的主要任务之一。”小七解释道。

    “他要这批烟土干什么?”

    “不是他要,是戴老板要,这批烟土价值不菲,四川那边抽大烟的人很多,红土价钱不贵,适合一般人吸食,所以,销量很好……”

    陈淼听了这个,眼神立刻阴冷了下来,烟土害人,这种东西本就应该禁绝,日本人拿来祸害国人,那是因为他们是侵略者,根本不会顾及中国人的死活,可戴老板也是中国人,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这是他跟你说的?”

    “当然没有,是我猜的,不然,他们怎么惦记上这批烟土?”小七冷冷的一笑,军统走私贩卖烟土,坑害国人又不是什么秘密。

    “这么大一批烟土,他怎么吃得下?”陈淼冷笑一声,军统暗地里做的这些买卖,他比谁都清楚。

    他是很反感,可他纵然反对也没什么用,戴雨农会听他的吗,维持军统的经费和扩充势力都是要用钱的,这钱从哪里来,走私,贩卖烟土都是暴利。

    走私他还可以容忍,毕竟就算军统不干,那干的人有的是,可这贩卖烟土,那是早就明令禁止的。

    这种坑害国人的身体健康的事情,身为国家官员的人就更不应该做了。

    “让小猫留意平田那边的动静,有什么情况,立即报告。”陈淼吩咐小七一声。

    “知道了。”

    ……

    “怎么,哈瑞,你的心情看上去很不好?”陈淼忽然接到了哈瑞的电话,约他出来喝咖啡。

    “三水,你没有听到相关战报吗?”哈瑞沮丧的问道。

    “你说的是三天前在英国南部那场空战,对吧?”陈淼呵呵一笑,“胜败乃是兵家常事,一次失败并不能代表什么。”

    “老弟,你不是德国人,并不明白这是失败意味着什么。”哈瑞身为德国的情报官员,自然知道一些更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我不觉得有什么沮丧的,你们的戈林元帅不是正在组织更大规模的进攻吗,相信很快就会有胜利的消息传过来的。”陈淼安慰道。

    “算了,不提这个了,我们需要大量的钨矿石以及其他贵重金属原料,你能够为我们提供吗?”

    “你们的海上运输线不是被英美切断了吗,就算我提供给你们矿石,你们能运回去吗?”陈淼惊讶道。

    “这个你就别担心了,只要你能给我们提供矿石,我们就能想办法运回去,价钱会非常公道。”哈瑞说道。

    所谓大炮一响,黄金万两!

    战争对物资的消耗,那是相当恐怖的,就算再强大的国家,也经不起长时间的战争的消耗,越是先进技术强大的国家,越是对资源的需求越大。

    相反,没什么工业科技的国家对资源的需求并不会太大,战争的韧性会越大,前提条件是,能撑的下最初敌人的进攻。

    这一点,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做不到,因为需要三个先决条件,足够数量的人口,人口多就意味着有足够的兵员,幅员辽阔的国土,还不能是平原,得是多山多水,最后一点最重要,抵抗的意志够坚决!

    这三者是缺一不可的,可以说唯一具备三个条件的只有泱泱中华了。

    日本这才打了三年的侵华战争,好处自然捞了不少,可自己国内也有些吃不消了,现在虽然还没有崩溃,那是因为还没有露出败相的情况下。

    德国现在拥有是全世界最强的陆军和空军,日本人一心想要抱住德国人的大.腿,那是显而易见的了。

    “好吧,我试试看,看能不能增加对你们的供应。”

    “多谢了。”

    ……

    “哦,增加钨矿石和其他金属矿石物资的供货?”这么大的事情,陈淼显然是不能做主的,得通报给池内樱子。

    “是的。”陈淼建议道,“樱子小姐,我觉得可以增加,但我们也需要提一些交换条件,比如通过哈瑞购买一些他们明面上不能出口给我们的设备,您觉得怎么样?”

    “你的这个建议很好,我跟将军汇报一下,再给你答复。”池内樱子稍微愣了一下,才挂了电话。

    约莫半个小时后,陈淼等到了池内樱子的电话。

    “影佐将军同意了,稍后我们会列一个设备清单出来,你尽量跟他谈,能谈下多少是多少。”池内樱子时说道。

    “好的。”

    池内樱子亲自驱车过来,将设备清单交到了陈淼手中,并且嘱咐,此事是绝密,不能泄露给第三个人知晓。

    陈淼当然明白是什么意思,这个谈判对林世群也是要隐瞒。

    好像,他跟池内樱子合作关系更加亲密了。

    陈淼看了一下设备清单,林林总总有上百项,还有些他认识字,但并不知道具体是做什么的。

    既然接下了这个事儿,他就得去做,反正他也能从中获利不少,这事儿他不干,也有人干,而且他还可以从中弄一些自己想要的。

    有些设备不光日本人需要,老家也需要,比如,一些不起眼的小东西,高倍的蔡司望远镜,炮队镜,绘图、测绘设备……

    这些东西肯定先通过他的手,再交给日本人,就算日本人知道他暗中让哈瑞弄一些东西,也没什么。

    他要是什么都不干,那才真的不让人放心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