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这里有本书 ->武侠·仙侠 ->太上执符简介
听书 - 太上执符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六百六十章 七宝妙树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阿弥陀虽然没有直接说,但却已经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不退,那便死!”紫薇星君眼中杀机缭绕,此时心急如焚,懒得和阿弥陀啰嗦,转身看向魔祖:“劳烦老祖替我挡住阿弥陀,我亲身杀入天宫,救回宓妃。”

    魔祖闻言苦笑:“阿弥陀可是真正圣人,老祖我亦不过一缕真灵降临,如何是他的对手?对了……我忽然间想起,还有些事情未曾办理妥当,咱们日后再会!”

    说完话,魔祖二话不说,化作黑光径直消散在了虚空。

    “你!”见魔祖竟二话不说直接退去,紫薇星君顿时气急,指着魔祖离去的方向,一时间竟然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转身看向阿弥陀,紫薇星君手掌伸出:“也罢,我便正好领教一番圣人威能。”

    “北斗七星君、南斗六星君何在?”紫薇帝君呵斥了一声。

    “下属在!”

    “传我法令,尔等拼尽全力攻打天宫,务必要将宓妃救出来。本帝要亲自会会这圣人,看圣人是否真有传说中那般厉害!”紫薇星君面带冷光,眼中杀机流转,紫薇剑划过虚空,径直向阿弥陀刺来。

    无匹大势汇聚,星空大势加持,面对紫薇星君这一剑,阿弥陀便知道,若是真的硬抗,自己绝非对手。

    而恰巧,他并非是为了硬抗紫薇星君,仅仅只是为太一拖延时间罢了。

    念珠收起,一根干枯的枝桠,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其手中。

    枝桠米许长短,其上有七根分支,分支上有采光缭绕,呈现七彩之色。

    “此物乃我证道之宝,伴随而出,有无穷妙用,星君小心了!”阿弥陀一袭白衣,手持枝桠,对着那斩来的紫薇剑一刷。

    说来也巧,那枝桠刷动,虚空扭曲,紫薇帝君的大势,竟然凭空削减了三分,被一股莫名之力分解。

    “铛~”

    宝剑与枝桠碰撞,却见火光迸射,虚无中一点点气机泄露,将空间崩碎,化作了地水风火本源卷起。

    虚无中风沙卷起,地水风火之力浩荡,在二人周身三尺内不断迸射,惊得天宫摇曳,圣道气机与帝王气机碰撞,骇得各路大能不断后退。

    “杀!”

    星空中的大罗真神与天宫中的大罗真神拼杀在一处,双方想要短时间分出胜负,杀入三十三重天,根本就不可能。

    见到这一幕,紫薇帝君顿时气得火冒三丈:“魔祖,你这骗子!妄你为无上大能,诸天盛名流传的圣人,竟然言而无信如此龌龊,日后如何取信于天下?”

    嘴中喝骂,手上劲却是越加狠辣,纵使阿弥陀有那枝桠在手,也是左支右拙唯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

    “砰~”

    紫薇帝君剑势太猛,久守必失,阿弥陀手中枝桠轻刷,一个不查却见虚空扭曲,那紫薇剑如灵蛇般钻了进来,刺入阿弥陀的胸口。

    “我这一剑,裹挟天道大势,你死定了!所谓圣人,却也不过如此!”紫薇星君冷然一笑:“圣人,不过世人夸大其词罢了”。

    “如是我闻……省略五百字……”

    伤口处,诵经声响,不见血液流出,唯有无穷诵经声宣泄,浩然佛光迸射,紫薇剑在佛光中消融,然后阿弥陀法体刹那间完好如初。

    “这……”紫薇帝君的笑容还未来得及扩散,便惊得后退一步,不敢置信的看着阿弥陀:“你竟然……竟然……全无伤势?”

    “阿弥陀佛!”阿弥陀谦逊一笑:“星君好剑法,就连我这‘七宝妙树’也全然防护不住。可惜,星君却不知,圣人亦,无穷大、无限远、无限小,无限混沌、无限混元。故,圣人无增无减,不死不灭矣!”

    简单来说:爷就是不死不灭的!想多大就多大、想多小就多小,你纵使砍伤我,我也不过是念动间便可长好。你又能奈我何?

    “七宝妙树?”紫薇星君目光落在了那枝桠上:“无限混元?我却不信!且让我将你切成两半,且看你是否真能混元如一,不死不灭!”

    下一刻,紫薇星君手掌一招,万千星斗化作一把长剑,被其自星河中径直摘取了下来。

    见此一幕,阿弥陀眼皮微微一挑:“阿弥陀佛,星君好本事!只是,我这七宝妙树的玄妙之处,星君怕是还没体验过呢。”

    天宫之中,后院内

    “哈哈哈!”瞧着面带绝望的宓,太一哈哈大笑,两只手掌收回,手中攥着一团神光:“姑娘怕是想多了,我不过想要逗一逗你,借你体内本源一用罢了。”

    就见太一手掌中,一只雪白玉兔不断悬浮,周身波涛之音滚滚。

    床榻上

    宓妃瞳孔瞪大,喘着粗气,惊魂未定的看着太一,一时间竟然无语。

    说着话,只见太一胸口处一团本源神光迸射,化作了一只栩栩如生的金乌,刹那间将那一团本源中的玉兔抱在怀中。

    金乌抱玉兔,刹那间水火交融,一副太极图演化,一股玄妙动动自天地间流淌开,向着四面八方波动而去。

    只见那波动过处,群星闪烁,本来正在迸射出帝流浆的群星,竟然齐齐戛然而止,整个天地间多了一股莫名的气机。

    半日后,金乌与玉兔各自回归,那金乌钻入太一体内,玉兔蹦入了宓妃体内。

    “你这……”宓妃自床上如梦初醒般坐起身,连忙整理自家散乱的霓裳。

    他看着眼前男子,那眉宇间透漏着无尽阳刚、霸气的面孔,有心喝骂、指责的话,却说不出口。

    一代帝君,也有这般恶作剧的童趣吗?

    况且,是自己欺骗他再先!

    “你打算如何处置我?”宓妃整理好衣衫,眸子里荡漾起层层水波,静静的看着他,露出一副要杀要剐的表情。

    不知为何,刚刚回归体内的本源,总觉得带有一股令人羞愤的火热。

    “如何处置你?”太一侧目看向宓妃:“你猜我如何处置你?”

    “我与紫薇帝君欺骗了你,你自然是要杀了我!”宓妃眼皮缓缓低沉了下去,不敢与那双灼灼的眸子对视。

    “你的体内本源刚好有些用处,足以够我平定天地阴阳,不如废物利用。我不杀你,你不如就留下来如何?”太一缓缓整理好身上的腰带。

    “不可能!绝不可能!”宓妃断然拒绝。

    太一闻言眉头皱了皱:“不如,你我赌一局如何?”

    “如何赌?”宓妃道。

    “你若赢了,我便放你回去。你若是输了,就乖乖的留下来,助我调理阴阳!”太一叹息一声,看着那满堂红烛,话语里露出一抹淡淡的无奈。

    “如何赌?”宓妃面带欢喜。

    “就赌,之前那气机波动过后,你在紫薇帝君的心中,还有几分份量!”太一转过身,目光灼灼的看着她。

    宓妃闻言面色豁然大变,身躯猛然僵硬下来,许久不语。

    “我这里有两枚印章,一枚是我天宫中的真正本源,另外一枚是我天宫中假的本源!”太一扯开案几前的托盘:“你持着这两枚印章返回去吧!若紫薇星君待你如一,这枚真的便算是我输给你的!”

    “你若输了,便携真的印章,连带本人一起回返,如何?”太一目光灼灼的看着她。

    “我若都不遵呢?”宓妃冷冷一笑。

    “呵呵,外面的圣威,你感受到了吧?”太一只是笑了笑,那笑容叫人有些发冷:“只要我挡住紫薇,只需一尊圣人,便可颠覆星空。而圣人,我天宫足足有四位!”

    宓妃许久不语,随即猛然站起身,将那两枚印章抱在怀中,只留下一句:“我绝不会相信,他会过河拆桥嫌弃我的!”

    宓妃狼狈离去,留下太一站在宫阙内,瞧着宓妃背影,叹息一声:“我倒真希望你能留下,能助我一臂之力调理阴阳,可省去我多少苦功。”

    “也是一个命苦的人,紫薇星君被魔祖给忽悠瘸了,真的是可悲!魔祖作为天地间超级大魔头,他的话也能信?”太一摇了摇头。

    下方

    天宫大战继续

    只见阿弥陀手中七宝妙树不断来回扫刷,化解紫薇帝君的攻击,只见那七宝妙树与紫薇教碰撞,其内星辰竟然凭空少了大片,不过是转眼间,万颗星辰消失无踪。

    “好玄妙的宝物!当真是不可思议!”紫薇帝君面色不敢置信。

    阿弥陀袖子里的手掌轻轻颤抖,脸上却是没有表情的看着对面紫薇星君:“星君谬赞矣,不过是区区后天灵宝罢了,当不得星君夸赞。”

    “你莫非真以为吃定我了?”紫薇星君深吸一口气,周身气机涛涛汇聚。

    “和尚有自知之明,绝非星君对手,只要再有半日,和尚怕也要甘拜下风!可是,就这半日之间,已经足够发生好多事情了!”阿弥陀笑眯眯的看着紫薇星君。

    紫薇星君闻言面色一变:“佛陀乃是圣人,那宓乃是我的妃子。佛陀岂能助纣为虐,相助太一淫辱吾之妻女?如此恶行,算什么圣人?”

    阿弥陀闻言默然,无言以对,随即一笑:“今日仍凭你说破天,却也休想越过雷池一步!”

    ps:感想大佬“pinhchuwu”三次万赏。大家不要打赏了,以前更新还没偿还完嘞~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