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这里有本书 ->奇幻·玄幻 ->我可以兑换悟性简介
听书 - 我可以兑换悟性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十九章:是你!(为摇盏之火舵主加第四更,求订阅!)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四海门,山门大阵内。

    沈追的疯狂杀戮,很快就引起了两位灵桥境道人的注意。

    “师兄,情况好像不对劲,血奴的损失突然加剧了数倍。”正在主持大阵的白眉老者皱了皱眉头,在他的感应中,己方的弟子在以一个惊人的速度阵亡。

    “师弟,这不是正如你所愿?把这些家底打光了,现在想不走都难了,门下弟子,不知道多少人要指着你我的鼻子痛骂!”大耳道人冷哼着,连眼睛都懒得睁开看自己这师弟一眼。

    “师兄说如何,就如何吧。”白眉老者眼中闪过一丝厉色,尔后盯着沈追的方向,若有所思。

    “没想到对方还有这样的底牌,倒是要小心了……”

    ………………

    云端,沉浮与云海的一叶扁舟上。

    “哈哈。”程心校尉咧嘴笑了起来。“武大、风四海,看来你们不用下去了。”

    “恭喜校尉。”武统领笑道。“这一战过后,校尉之名,必然将再次传扬万峰城。”

    “没想到林兄弟,还有这样的后手。”第四同行风四海也是轻声开口。

    “此人是谁,好精妙的雷法!”

    “这少年的实力足以进入先天傍前五十,竟然如此面生,难道是刚加入武安军?”

    即便是对林泽不怎么待见的第二第三统领,此刻也不得不承认,林泽请了一个好帮手。

    “他叫沈追。”程心笑道。“你们不知道也很正常,大概一个多月前他才被发配至苦卒营。先前并非我武安军中的人,当时的实力,也仅仅是一后天巅峰武者。”

    “一个月多前,才仅仅后天巅峰,现在就能斩杀先天巅峰?”三位统领齐齐一惊。

    唯有武统领有些遗憾道:“林泽与他有旧,当时林泽向我推荐此人,虽然林泽再三说他天赋惊人,不过他当时才后天巅峰,我便没有上心。”

    “如果当时能够提早与他接触,恐怕他如今也是天池山的一员,此事是我的失职,请校尉降罪。”

    周围三位统领也是有些叹惋,如果当时武统领能够果断一些,有林泽这层关系,沈追有极大可能是加入天池山的。

    可惜,当时林泽也才一队正,人微言轻,再加沈追仅仅是一个后天武者,所以武统领才没有放在心上。

    等到沈追崭露头角时,却已经晚了一步,被白云峰抢了先。

    “不用如此。”程心校尉轻笑道。“贤才良将,可遇而不可求,这沈追虽然难得,不过既然错过了,就无需后悔。”

    “武道也如此,哪能事事都要求完美如意?灵桥再短,也可通大道!坚信自己的选择,勇往直前,神通可期也。”

    程心校尉的声音如同天籁,令周围的空间都隐隐扭曲,四位统领听在耳中,灵识仿佛又有精进,若有所思起来。

    ……………………

    “嘭!”当沈追再度击杀两位先天巅峰,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脑海中,全景位置图已经消失。而林泽也已经很久没有传音给他。

    扫了一眼周围,沈追发现有许多天池山的先天武者,带着一种惊恐的眼神看着自己。

    沈追活动了一下身子,几名己方的先天境,迅速的后退了数丈。仿佛他也是敌人一般。

    他身上的煞气,已经浓郁成型,一波一波的往外扩张,刺痛着那些武者的皮肤。

    他们生怕沈追杀得兴起,会误伤到他们。

    沈追摇了摇头,也没心思管他们,而是看向旁边。

    紫萱早已见怪不怪,只是有些奇怪于沈追的耐力。

    到现在,他杀的四海门弟子,已经达到了一个恐怖的数字,光是先天巅峰境,就超过了二十人!

    可看沈追的样子,却仍旧有余力。

    她却是不知道,沈追以燃血功法成就上位先天,又专修根基雄厚的《赤阳九龙图》,又有林泽专门从军旗上分出一部分力量,专门提供给沈追,他当然能一直保持巅峰状态。

    “情况如何了?”沈追问道。

    “林泽出手了。”紫萱没再多想,指了指天空。

    沈追看着天上,果然,只见林泽身穿青甲,背负军旗,手握行军令,踏空而至。

    “四海门宗主,可敢出来一战!”林泽的声音响彻天空,竟然穿透了山门结界,传道了宗门内部。

    大耳道人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就欲要出去迎战,但天溪道人,却严令他们二人死守山门大阵。

    “可敢一战!”

    “可敢一战!”

    林泽再三邀战,四海门宗门内无人应答。

    战场上四海门弟子顿时军心涣散,局势迅速向武安军倾斜。

    一位灵感境练气真人,邀战灵桥中阶的掌门,都不敢迎战,这对于士气来说,是一种沉重的打击。

    再进一步想,掌门没有应答,是否已经自己逃亡了?

    这个念头迅速在战场扩散,有些激灵的队正,顿时吼声震天的大喊。

    “四海门宗主已逃,速速投降!”

    “四海门宗主已逃,速速投降!”

    “四海门宗主已逃,速度投降!”

    “……”

    呼声如潮水一般,一浪高过一浪,很快就便席卷了整个战场。

    四海门弟子开始全面溃败,即便是仍旧有两道灵桥境长老的虚影存在,也再难以给这些弟子提供精神上的支柱。

    武安军乘机迅速推进,不到片刻,便已经推进到了山门脚下。

    沈追见状,微微摇了摇头。

    即便那四海门宗主这个时候再出来,胜了林泽,也是惨胜,事后弟子定然离心离德。

    只是,林泽到底有什么底牌,能够对付这四海门的三位灵桥境高手?

    这四海门的宗主,难道真的已经丢弃门下弟子、宗派根基,自己叛逃了?

    ………………

    四海门内,山腹内部,有一座庙宇就修筑在这山腹内被挖空的一处空间。

    这庙宇供奉着数座人像,而在这庙宇大殿内,摆放着十八盏明灯。

    明灯围绕着一块圆形的区域,上面刻画有星空道痕,这赫然是一座传送阵。

    “两位师弟,速速带领弟子前来神庙。”天溪道人传音。

    很快,两位灵桥境长老,便带领这十三名核心弟子,赶到了这庙宇内。

    “掌门!”

    “掌门,难道我们真的要走?”

    “师祖,我舍不得啊!”

    “我们该逃到哪里去……”

    天溪道人面露悲伤:“形势不如人,朝廷鹰犬行此伤天害理之事,迟早要遭报应!”

    “我们暂且离开,总有一天,能够重新回来,再现四海门的繁华!”

    “走吧,站到阵法里面去。”天溪道人捧着一尊神像,挥了挥手。

    弟子们依言照办,两位灵桥境长老,也跟着站了上去。

    “嗡~”阵法启动,尔后明灯有光芒大作。

    一群人的身影开始变得虚幻,身后隐隐有一片别处空间打开。

    “嗤嗤嗤~”在阵法运转到极致,将要传送完成时,十八盏明灯,却陡然在一瞬间全部灭掉!

    “轰隆~”地动山摇,原本虚幻的身影瞬间重归凝实。

    “噗~”天溪道人口吐一股鲜血,单膝跪地。

    至于其余弟子,则是七窍流血,生死不知。

    “啊啊!!”天溪道人目眦欲裂,眼珠通红的看着这一幕,连他这个灵桥中阶都受了伤,这些弟子显然更难以抵抗阵法反噬。

    在这一身体回归的瞬间,这些弟子已经尽数死透。

    “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天溪道人顿时惊叫起来。

    “师兄,阵法怎么失灵了!”大耳道人也哀嚎起来。

    “噗。”白眉老者脸色苍白,连吐数口鲜血。

    “怎么会,怎么会!!”天溪道人飞快的冲到那十八盏明灯面前。

    他主动让弟子送死,争取时间,甚至都把师祖阴神的力量散去,就是为了这次转移。

    如果不是这样,他四海门的抵抗力量,还能再上一层楼!

    现在,一切失望,却成空!

    “明明没事、明明完好的啊……”天溪道人状若疯狂,喃喃自语。

    “师兄,杀吧!杀出去!”大耳道人怒吼道。

    “是啊掌门,只有杀了那统领,我们才能有一线生机。”

    “武安军!”天溪道人两眼通红,面色狰狞。“走,杀那统领!”

    ………………

    没了灵桥境坐镇,山门阵法很快被攻破。

    就大家都在疑惑四海门宗主是不是真的跑掉之时,有三道光柱冲天而起,携带这天地之威,直奔林泽而来。

    这一变故让沈追等人忍不住停下了脚步。

    “三位灵桥境!”

    “恶贼受死!”天溪道人怒吼一声,道袍挥舞,自脚下浮现一座百米长的桥梁,转瞬间就冲到了林泽身前。

    就在此时,让人意外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三位灵桥境中的白眉老者,身上豪光打坐,自手中浮现一道法器,以极快的速度,砸向那天溪道人的后背!

    “嘭!”距离极近,又猝不及防之下,那天溪道人顿时被砸了正着!

    “噗~”天溪道人口吐鲜血,气息萎靡,脚下的桥梁瞬间消失无踪。

    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也那天溪道人,则是如同受伤的野兽一般,狂吼起来。

    “是你,原来是你!传送阵一直由你守护,难怪会突然失灵,你居然背叛了宗门!”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