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这里有本书 ->游戏·竞技 ->无限从瓦罗兰开始简介
听书 - 无限从瓦罗兰开始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一二二、找寻、事件、会面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娑娜今日穿了一件淡绿色的束腰长裙,技术高超的设计师将上身做成了巧妙的鲜花状,配以略微松散的清新裙摆,气质极佳。

    加上一双水盈盈的湛蓝眼眸,犹如瀑布披散而落的淡蓝秀发,秀气的琼鼻、娇嫩的朱唇和精致朦胧的白皙锁骨……

    阿伟死的很安详。

    在银、白、灰为主基调的德玛西亚,款款而来的娑娜就像迎面飘来的纯洁睡莲,一下便将围绕张启东许久的沉闷驱逐开来。

    “你眼睛都直了。”一旁的伊奥雅没好气地提醒道。

    “没事,没事……”张启东望着娑娜靠近,不由上前寒暄道,“好久不见啊,娑娜小姐。”

    “你这件衣服很独特,有一种艾欧尼亚自然之灵的味道,穿在你身上,就像清辉下的花仙子,能与春风夜月交相辉映。”

    娑娜展颜一笑,轻柔的声音如同溪水流过,“谢谢,这是我半年前去往普雷西典演奏时,一位瓦斯塔亚纺织大师送我的。”

    “瓦斯塔亚纺织大师送的?”张启东一副原来如此的样子,“那里的大师确实挺多,但想从它们手里拿到礼物可不简单。”

    “没什么,都是……”

    “哪里那里,你的音乐我也听过,确实值得它们……”

    “喂,你约娑娜出来到底是要干什么的,还说不说了!”两人闲聊好一阵后,旁边插不进话题的伊奥雅微噘着嘴提醒道。

    我这身裙子也出自名家之手好不好,都没见你夸……她内心咆哮着看向张启东。

    哪有一见面就开口求人的,我这不是在等你给台阶么……张启东微笑着和伊奥雅对视一眼。

    自认为将感激表达到位后,他对适当流露出好奇的娑娜道:

    “说来话长,但我不打算隐瞒你们,事情是这样的,你们也知道,皮城和祖安,不,应该说目前整个世界都很不安稳。”

    “而掌握世界经济命脉的双城是旋涡中心,于是我陪祖安的艾克去了一趟艾卡西亚,意在寻找传说中的时间魔法师……”

    随着张启东的叙述,面色平静的娑娜和兴奋好奇的伊奥雅连呼吸都开始放缓。

    他见状,继续道:

    “不料我在艾卡西亚遇到了恕瑞玛的卡萨丁,你们查查应该能知道是谁,他告诉我,那片魔土孕育的虚空正在成长……”

    “关于虚空,你们知道的或许不多,那种邪恶的力量可以毁灭整个世界,艾卡西亚就引起了恕瑞玛的大战和暗裔战争……”

    说完战争,伊奥雅的小嘴已经合不拢了,娑娜优雅淡定的脸也变成了黛眉微蹙。说句实话,这一幕看得张启东有些愣神。

    秀色可餐,我见犹怜。

    见目的差不多达到后,他一拍脑袋直奔主题道:“为了对抗虚空,我需要在德玛西亚和弗雷尔卓德的边境线找一个人。”

    “他是一位强者,无论何时都会披着长袍,可能会拿一杆路灯当武器,如果我没猜错,他曾经在德玛西亚设下擂台……”

    “我知道你说的是谁。”没等他讲完,娑娜直视他说到。

    张启东眼睛一亮,“那再好不过了,他是对抗虚空的关键主力,有很多重要环节必须找到他才能开始,你一定要帮我!”

    “当然,如果你帮不到,是否可以请乐斯塔拉夫人出手相助,我给她准备了一些礼物。”说着,他将写好的曲谱拿出来。

    娑娜思考着,伸出一双纤细修长的玉手自动接过曲谱。

    “咦。”她轻声讶异,“你没猜错,如果是边境线的问题,我确实无法帮助你,不过我可以把这三份曲谱转交给母亲。”

    “麻烦你了。”张启东致谢。

    “无需客气。”娑娜点头,收起曲谱,转身往家里走去。

    望着娑娜走远的背影,伊奥雅有些幽怨地扫了他一眼。

    “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

    “当然。”

    “那你为什么不和我说?”

    “一次性说完方便啊,再说了,这又不是什么大秘密,你们再长大一点迟早能接触到。”

    张启东无奈的半解释半哄道,“不过关于虚空即将复苏这点,你们和我算是第一批知道的……不,或许也不是第一批。”

    他抬头看看天空,又朝北方和南方注视了一会,摇摇头后,一屁股坐回位置上。

    前面的话半真半假吧,除了北方的丽桑卓还封印着虚空监视者这件秘闻,其它事情在各大势力的顶层眼中算不上隐秘。

    而关于寒冰血脉、三姐妹以及丽桑卓的真相,没必要说给那么多自己无法揣摩约束的人听。

    虽然张启东猜测,他们听了也不会有什么大动作……

    “你看起来知道的好多呀,能和我说说吗?”伊奥雅不甘心地凑过来,守卫在远处的重装精锐甲士见状,不由重咳两声。

    重到数百斤的铠甲颤动那种。

    “行,那就和你详细说说恕瑞玛古帝国和虚空,天神战士和暗裔的故事吧……”张启东为了打发时间,滔滔不绝地开讲。

    但刚讲到以绪塔尔建立“独石”,试图靠一群传奇元素法师镇压虚空时,步伐比之前快上少许的娑娜已带着曲谱返回。

    张启东见纸张仍在娑娜手上,心里一凉,准备另找方法。

    尚未走近,两人同时开口。

    “不好意思,麻烦……”

    “你的事,母亲答应了。”

    娑娜笑意盈盈望着他。

    张启东无声松了口气,嘴边的话一转,接道:“那真是麻烦你们了,不知乐斯塔拉夫人准备用什么样的方式帮助我。”

    “那个不急,这个先还给你。”娑娜把曲谱塞回来,“好的音乐可以出自任何人之手,但有些音乐,其他人无法演奏。”

    “这三首歌包含了我和母亲不曾体会的经历,想把它们发挥到极致,只能由你自己来。”

    “额—”张启东很想说自己也没有曲谱中的经历,但话到嘴边,还是憋回去了。

    娑娜嘴角勾起完美的弧度,笑容温馨地对他继续道:

    “至于方法,母亲决定让奎将军带你去找那位强者,具体的我们在路上说吧。”

    “我们?”

    “没错,我用小银带你过去。”娑娜一撩额前的秀发。

    张启东无奈一笑,朝气鼓鼓的伊奥雅小声道歉并做出保证后,跟着娑娜离去。

    “这就是你的小银?”来到布维尔家门口,看着趴在地上身长近三十米的强大银龙亚种,张启东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

    “嗯,走吧~”

    ……

    骑在银龙背上,张启东皱着眉听娑娜说起事情的经过。

    原来贾克斯早已来过德玛西亚数次,在布维尔家的记载里,不知名的强者曾数次在雄都设下擂台,羞辱德玛西亚众强者。

    后来实在打不赢,贵族们就联手警告了那位强者,若是再踏入雄都一步,就视为挑衅他们,迎接他的是战争而不是决斗。

    结果贾克斯还是来了,但很客气地把擂台摆在了雄都外。

    他的传闻在贵族和精锐将士中流传,有心想挑战他的人纷纷来到了他的擂台处,包括最近声名鹊起的女决斗家,菲奥娜。

    战斗的结果无人知晓,但此事过后,奎因就自觉承担起了监视这位强者的工作。

    “所以他就是奎因整日在北方边境线晃荡的原因?”张启东克制着询问决斗结果的**。

    “没错,据她说,这位强者在找……”娑娜顿了顿,“在找传说中的烈焰恶魔,布兰德!”

    “布兰德???”

    张启东满脑袋问号。

    这都啥跟啥啊,贾克斯是要找布兰德当帮手,还是要取下对方的世界符文强化自身能力?

    娑娜深邃的冰蓝瞳孔望向他,没有任何波澜地说到:

    “应该不会错,母亲告诉我,烈焰恶魔的活动位置虽大,但一直没有出过格拉泽港口和瓦拉尔山谷西北方的冰雪群峰。”

    “但这两年,它出没在凝霜港到厄文戴尔以北的冰雪山脉中,拉克斯塔克和哀伤之门以北的青雪湖盆地也有人见过它。”

    “参考在这里失去踪迹的神秘强者,奎将军早就怀疑……”

    看着对方晶莹的眼眸,张启东神色恢复平静,说到:“以我对贾克斯的了解,或许现在的他真有能力追杀布兰德。”

    “诶,不管怎么样,我们先试着找到他们吧。”

    “好。”娑娜回应,“奎将军一般不会呆在营地里,但小银可以找到她的华洛,只是要花点时间,靠近到一定的距离。”

    “没事,就当和你环游世界,观赏德玛西亚的大好河山了。”张启东笑着说到。

    娑娜闻言瞥了他一眼,不再言语,两人就此沉默。

    伸手感受了一下呼啸而过的狂风,探头看了看环绕在四面八方,一旦靠近银龙就会模糊的云层,张启东思考起人生。

    残破且融合了人体的世界符文,被意念驯化的虚空之力,这两种力量不好比较。

    不过即使世界符文压了虚空之力一头,布兰德也打不赢贾克斯,这个看结果就能明白,前者现在正被撵着到处跑呢。

    现实可不是游戏!

    他不相信,**凡胎就能搏杀天神战士的贾克斯抡起风扇,仅能抵御物理攻击。

    说不定布兰德身上的灵魂烈焰,会被贾克斯抡出花来。

    “怎么一想,烈焰恶魔还真就遇上死敌了,连虚空之力也没能侵蚀的贾克斯估计和瑞兹有的一拼,根本不虚世界符文。”

    张启东说着站起身,用自己的办法感受着下方的能量波动。

    不知为何,这头银龙飞起来格外的猛,仅半天时间,他就感受到了空气的冷冽。

    被高大山脉阻隔的风雪似乎近在眼前,他恍惚中可以看到,寒冷的空气中掺杂着北地神灵的威能,像虚幻薄弱的精神烙印。

    论对领土的感知掌控能力,弗雷尔卓德的诸多古神比南方的阿兹尔更胜一筹,但若要比较全盛时期的威能,还真就不好说。

    “别费劲了,小银对华洛的感应能力非常强,但对方的速度非常快,若是方向选不对,我们可能三天三夜也撞不上。”

    “接下来我们要在数个据点留下消息,同时沿途寻找华洛。”

    娑娜久违地再次开口。

    “不用。”张启东想了想,还是出声道,“奎因将军不是要巡查北方防线吗,你把我拉到前面一点放下,我引她过来。”

    “引过来?”

    “嗯,就像这样。”张启东右手举到胸前摊开,手指上浮现出五簇金色小火苗。

    五指并拢,交织的火焰纹理汇聚成明亮耀眼的金色莲花,在冰冷高空兀自旋转。

    可惜了,徒有其表!

    没错,历经数次大战,接触面越来越广的张启东渐渐感觉,金炎金身不够用了。

    或许找到贾克斯镇场后,他得找一个快速提升实力的去处。

    “这是,元素魔法?”看着不断跳动的绚美火焰,好奇的娑娜小心翼翼探过来。

    “算是吧。”张启东说着把手里的金色莲花向右前方甩去。

    粗壮的火龙无声扩散,陡然升高的气温迫使风雪改了道,混乱的气流被火焰携裹着冲击四方,形成了巨大的可感知波动。

    “挑一座没什么人的雪峰放我下去吧,我隔一会就轰几下,应该能把她引来。”

    “好。”

    娑娜花点时间,找到了几座平时较受奎因重视的雪山,将他丢下后快速说到:

    “这里一般人上不来,我会找到附近的驻军,让他们别来管你,同时散播一下消息,双管齐下,很快就能找到奎将军的。”

    “嗯。”张启东转身蓄力,开启长达数小时的连环轰炸。

    与激烈的战斗不同,这次连环轰炸的节奏较为宽松,能让他喘口气不至于力竭。

    而且他可以为了声势特意发出徒有其表的攻击,在完全不凝聚的情况下,轰炸四小时的他精力不减,将整个山头炸裂开。

    伴随着又一次雪崩,一声尖锐的鹰鸣刺进他的耳朵。

    远方,弗雷尔卓德地界的风雪中,有一个几乎看不到的黑点以极快的速度袭来。

    张启东眯起眼睛。

    一个英姿飒爽的女性战士骑着巨鹰,与他冰冷对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X
Top